正本清源说红楼 

白先勇 编著 
内容简介

对后四十回,我个人尝试从一个小说写作者的观点及经验来看。首先,世界上伟大的经典小说似乎还找不出一部是由两位或两位以上的作者合著而成的。如果两位才华一般高,一定各人有自己的风格定见,彼此不服,无法融洽。如果两人一高一低,才低的那位亦无法模仿才高那位,还是无法融成一体。 

——白先勇

 

把《红楼梦》的著作权还给曹雪芹!

近百年来,红学界一直有两大公案,红学家众说纷纷,困惑读者近百年:一个是《红楼梦》后四十回到底是曹雪芹的原稿,还是高鹗或其他人的续书;一个是“程高本”与“庚辰本”之间的差异。

本书《正本清源说红楼》便是针对这两大议题编辑而成,汇集了自胡适以还,世界华人范围内的学者、专家、作家,对于《红楼梦》后四十回的作者问题以及“程高本”与“脂本”的差异比较、各抒己见的一些文章。

这一部红楼雅集,第一辑“名家说红楼”,是名家文章中论述两大议题的摘要(包括王国维、陈寅恪、林语堂、俞平伯、夏志清等);第二辑“名家评红楼”,是红学研究各阶段学者、作家的全篇重要文章(包括胡适、高阳、周策纵,以及杨绛、王蒙、白先勇等);第三辑,特别收入白先勇近年在台湾大学授课而一笔一笔整理记录的《庚辰本与程乙本对照记》,共一百七十余条,以及当今红学大家的上海论坛实录《〈红楼梦〉百年议题:程高本和后四十回》。

 

编辑推荐

《红楼梦》是曹雪芹带有自传性的小说,是他的《追忆似水年华》,全书充满了对旧日繁华的追念,尤其后半部写贾府之衰,可以感受到作者哀悯之情,跃然纸上,似乎很难想象高鹗能写出如此真挚动人的个人情感来。

——白先勇

 

★ “《红楼梦》标准本”一度尘封,读者只知有庚辰本红楼一梦,不知还有程乙本红楼一梦——“新红学”的开山袓师胡适,于1921年发表《〈红楼梦〉考证》,其中两大论点:证明曹雪芹即《红楼梦》的作者,断定后四十回并非曹雪芹原著,而是高鹗伪托续书。自此一锤落下,一些重量级的红学家沿着这条思路,有的走向极端,把后四十回数落得一无是处,程伟元、高鹗成了“千古罪人”,而广集核勘、补遗订讹、摆印出版之功湮没不彰。曾被华语世界公认为“《红楼梦》标准本”的程乙本,也被尘封,甚至年轻读者不知自己所读仅为庚辰本红楼一梦,不知还有程乙本红楼一梦。

★ 汇集百年来的红楼专家论断,以及白先勇的大学备课笔记,还读者一个明白答案——这部《正本清源说红楼》,聚焦程乙本及后四十回,汇集王国维、胡适、鲁迅、陈寅恪、吴宓、林语堂等人文大家的评断,俞平伯、吴组缃、周绍良、周策纵、夏志清等重要学者的研究,以及杨绛、王蒙、白先勇等著名作家的观点,并收入白先勇在台湾大学讲课而准备的《庚辰本与程乙本对照记》一百七十余条,力图正本清源,希望读者经由此书,拂拭蒙尘,重新认识程乙本《红楼梦》。

 

◎ 名家点评

程乙本流传甚少……现在汪原放决计用我的藏本做底本,标点了这本子,排印行世,使大家知道高鹗整理前八十回与改订后四十回的最后定本是个什么样子,这是我们应该感谢他的。……自从民十六(1927)亚东排印壬子“程乙本”行世以来,此本就成了《红楼梦》的标准本。近年台北远东图书公司新排的《红楼梦》,香港友联出版社新排的《红楼梦》,都是根据此本。大陆上所出各种排印本,也都是“程乙本”。

——胡适(《新青年》杂志撰稿人、北京大学校长)

我们已知道雪芹自己的境遇,很和书中所叙相合。雪芹的祖父,父亲,都做过江宁织造,其家庭之豪华,实和贾府略同;雪芹幼时又是一个佳公子,有似于宝玉;而其后突然穷困,假定是被抄家或近于这一类事故所致,情理也可通——由此可知《红楼梦》一书,首尾大部分为作者自叙,实是最为可信的一说。

——鲁迅(《狂人日记》《阿Q正传》作者)

我相信高本四十回系据雪芹原作的遗稿而补丁的,而非高鹗所能作。《红楼梦》之有今日的地位,普遍的魔力,主要在后四十回,不在八十回,后四十回是“亘古未有的大成功”,小说能为百代后世男女老幼共赏是因为有高本。我佩服程伟元留心文献搜集遗稿之功,更佩服程高二人作这极繁难的工作,使我们今日能看到这全书的面目。高鹗之修补,是极细心慎重工作,这点适之、颉刚、鲁迅、平伯都明白承认。天下万世爱《红楼梦》的读者,应该感激他们保存这名著残稿及补订编勘刊印流传之功。

——林语堂(《京华烟云》《生活的艺术》作者)

胡适、俞平伯是腰斩《红楼梦》的,有罪:程伟元、高鹗是保全《红楼梦》的,有功。大是大非!千秋功罪,难于辞达。

——俞平伯(与胡适并称“新红学派”创始人)

没有后四十回我们便无法估价这本小说的伟大,那么,对后四十回进行批评攻击并且仅仅根据前八十回来褒奖作者,我认为这是文学批评中一种不诚实的做法……任何一个公正的读者,只要在读这部小说时没有对其作者问题抱持先入之见,那他就不会有任何理由贬低后四十回,因为它们提供了令人折服的证据证明了这部作品的悲剧深度和哲学深度,而这一深度是其他任何一部中国小说都不曾达到的。

——夏志清(《中国现代小说史》《中国古典小说史论》作者)

“程乙本”是胡适先生提倡,由亚东图书馆排印的,行世至解放后亦达八十年之久。

——周汝昌(新中国红学研究第一人)

我一向不以为高鹗是后四十回的作者……后四十回既非高鹗所续,更非另一“满人”改写,那么当然是曹雪芹的原著了。不过不是“增删五次”之稿,更不是定稿。事实上恐怕永无定稿。脂批有一条:“书未成而芹逝矣。”可证。当然,这不是说初稿未成,而是指照此最后的构想,重新改写的全书未成。

——高阳(红学家,《慈禧全传》作者)

我宁愿设想是高鹗或某人在雪芹未完成的原稿上编辑加工的结果,而觉得完全由另一个人续作,是完全不可能的,没有任何先例或后例,是不可思议的。

——王蒙(作家、第九届茅盾文学奖得主)

在曹雪芹的出生地南京,我教《红楼梦》教了一辈子。白先勇“说红楼”,我赞同,程乙本《红楼梦》这个版本是有价值的。——吴新雷(中国红楼梦学会顾问,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

程乙本为《红楼梦》之最佳读本,此事早经胡适《红楼梦考证》、林语堂《平心论高鹗》论述,而王国维著名的《红楼梦评论》,立论的依据,亦是本诸程乙本。

——柯庆明(台湾大学中文系教授)

作为中国人的一大幸福是──我们有《红楼梦》!

——林青霞(白先勇心中的“贾宝玉”,主演《金玉良缘红楼梦》)

书号/ISBN:978-7-5495-4108-9

出版时间:2019-04

定价:¥79.00

装帧:平装

开本:16开

新书推荐